广州帽子价格联盟

体力不好被男票嫌弃,是一种什么体验? ??

运动健身大师2018-06-29 06:29:03


张阳背着有些破旧的迷彩背包下了火车,脚上穿了一双平底布鞋,怎么看都像是来打工的民工!

?

中海市是大都市,天南地北的人都到中海市寻找机会,每天有多达上百万的外来务工人员进出这座国际性大都市!

?

张阳让人看起来就像是其中一员!

?

人靠衣服马靠鞍,当今的人就是从衣着上对一个人进行初步判断的,张阳无疑也容易被当成是民工。

?

他不介意这些,下了火车,随着人流往外面走时,手里拿着电话打着电话!

?

白叔叔,我到了,玄武湾是吧,没问题,我打车过去……

?

张阳放下了电话,微微摇了摇头。

?

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刚一退役,就被赶到这边来了,没有办法,谁让家里面有一个招惹不起的老爷子呢。

?

以前还好说,他可以用有任务,脱不开身做借口,但现在不同了,他已经不是特工了!

?

火车站北边就是出租车等候区,张阳出了车站,刚往北边走出去没多远,就有几名手里拿着各种宣传单的人围了上来!

?

哥们,住店吗?我们店全市最低……

?

张阳摆了摆手,这种人他见得多了,当初去执行任务的时候,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,全国各地的火车站都是鱼龙混杂之地,什么样的人都有。

?

过来拉客的人所去的店不少都是黑店,到了这种店里面,那可是各种被宰!

?

张阳什么江湖的道道没有见过,这些对他都是小事情。

?

快到出租车等候区时,一名看起来大约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迎面过来,在靠近张阳身边的时候,他的胳膊忽然碰了张阳一下,紧跟着,快速得跑开!

?

张阳把背包往上托了托,走路长点眼啊,我这个人好说话,要是遇到不好说话的主儿,你这个小兔崽子就死定了!

?

张阳也不管那年轻人有没有听到他的话,继续走着他的路!

?

结果没有走出去几米,冷不丁从斜方向冲过来一名戴着帽子的美女!

?

现在是六月份的季节,中海市正值天热之际,大街上有不少的美女都戴着帽子!这美女外表看起来很普通的女孩子没有什么两样,ag捕鱼王秒大鱼|官网搭配着一条素色的裙子,一个很普通的单肩包,乌黑的秀发披散在双肩上!

?

站住,不许动!她过来一把抓住张阳的右手手腕,就往她这边拽,紧跟着,又腿伸出来,在下方使了一个绊子,这可是标准的擒拿方式,在训练当中经常用到!

?

张阳要是普通人的话,这一下也就被拿下了!

?

可惜,这种小儿科的擒拿方式对他无效!

?

他是谁?

?

曾经的中南海警卫!

?

最优秀的特工!

?

如果连这个都躲不过去的话,那也太笑话了点!

?

张阳只是右手一甩手腕,轻易得就已经甩开了那美女抓过来的手!

?

美女的脚下绊子也没有效果!

?

干什么?张阳轻描淡写地问道!

?

你敢袭警!周静雯恼火了,真没想到现在的小偷是越来越嚣张了,竟然敢公然袭警!

?

周静雯一直都是刑警,这次被调过来协助调查一个活跃在火车站附近的小偷团伙,周静雯刚才亲眼看见一名小偷偷了别人的钱包,她追上来的时候,看见了那名小偷把钱包给了这名男人!

?

这是小偷常用的转移赃物的手段,会把到手的赃物转移到同伙身上。

?

所以,周静雯才把张阳给当成了小偷的同伙!

?

她可是一名彻头彻尾的暴力女,一直都认为对于罪犯,不应该手下留情。

?

不问青红皂白,上来就是打算把这个小偷的同伙拿下来,暴打一顿,结果没有料想到这家伙竟然敢反抗!

?

你是警察?张阳的眼睛打量周静雯,虽然周静雯衣着像是普通女孩,但那种气质却很不一样,看起来是一名便衣警察。

?

是!周静雯冷哼道,你好大的胆子,偷东西不说,还敢袭警!

?

你说你是警察就是警察啊,拿证件出来!

?

周静雯冷笑着,拿出了她的证件,真是警察!

?

警察同志,这是误会啊,我可是好人!张阳很委屈地嚷道!

?

好人?这就是好人?周静雯一伸手,从张阳的背包里面掏出了一个女式的钱包来,那是之前那年轻人和张阳碰到一起的时候,放在张阳这边的,周静雯拿了出来,在张阳的面前一晃,冷哼道,你现在还说什么?

?

我被陷害了!

?

少废话了,跟我去派出所!周静雯冷哼道!

?

远吗?

?

很近!

?

那样就好……我还有事情,不能托得太久!

?

放心吧,不会很久,让你待上半年!

?

车站派出所就在火车站的南侧,周静雯就把张阳给带了过去!

?

很快,周静雯就发现抓错人了!

?

张阳真得是外地来中海市的,他身上还有当天的车票!抓人过来容易,再想放出去,那就难了!

?

张阳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,手里夹着一根烟,四处打量着!周静雯走进来的时候,张阳抽了一口烟,眼睛落在了周静雯的身上!

?

你可以走了!周静雯摆了摆手,示意张阳拿他的东西走人!

?

走?去哪里?张阳慵懒得坐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那惬意的模样让人看见想要抽他一顿,就是一副找抽的模样!

?

你哪里来去哪里!

?

说的容易,我现在把我要去的地方的地址弄丢了,我没有办法去了,我看这里不错,有吃有喝的,我就在这里待了!

?

你跟我玩着一套,你是不是想死!周静雯见到张阳耍起了无赖,她脸色一沉,没有给张阳好脸色!

?

张阳倒是不紧不慢,听到周静雯这句话,他反倒笑了起来,你要是好好说话的话,或许我还能帮你一下!

?

帮我?帮我什么?

?

抓到刚才那个小偷!张阳轻呵道!

?

真的?

?

当然是真的,你认为我有必要骗你吗?

?

周静雯的眼睛一下子就亮起来,那你还愣着干什么!

?

张阳没有动弹,而是把手指头勾了勾!

?

什么意思?

?

废话,难道你当警察都不懂这个啊,当然是好处费了,你真以为我白帮你啊,我又没有好处,我平时收别人都是一千,我给你打一个五折,五百块钱好了!

?

周静雯的眼眸眨动了两下,她那娇艳的嘴唇抿了一下,五百是吧,好,老娘我今天就给你,但你给我记住了,要是你耍我的话,这五百块钱就是给你的医疗费!周静雯干净利落的从身上拿了钱包出来,数了五张钞票扔给了张阳!

?

张阳倒是很意外,真没有想到这名女警这样干脆,一看就是一个痛快人!

?

他也痛快,把钱给收了下来!

?

好了,消息呢!周静雯问道!

?

张阳一伸手,从身上拿了一张卡片,那是宾馆的宣传名片,每个宾馆、酒店都有,张阳把那卡片扔给了周静雯!

?

这是什么?周静雯问道!

?

哦,从那个小偷身上拿来的,应该是那小偷落脚的地方,要是你们快点过去的话,或许能连窝端!

?

要是不是怎么办?

?

不是啊……那没办法了,我只好把五百块钱给你!张阳说道!

?

不用,你从现在开始祈祷,那里最好是小偷的落脚点,不然的话,那五百块钱就是你的住院费!周静雯说完一转身走了出去!

?

真是一个有个性的美女警察!张阳看着周静雯离去的背影,很惬意抽了一口烟,眼睛眯了起来!

?

张阳在派出所待了一个多小时,周静雯终于出现了。

?

那张俏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只是招呼张阳道,你可以走了!

?

抓到了?张阳笑呵呵的问道!

?

少废话,让你走就快点走。周静雯不耐烦催促道!

?

她很不甘心,竟然真在那里找到了小偷窝点,到底是张阳厉害还是他运气好。怎么会有这样菜的小偷新手,会随身带那宾馆的名片!

?

小偷偷东西的时候,身上往往不带任何的证件!

?

这名小偷一看就是新手,也可能是感觉宾馆的名片不错,拿来用下,就带在身上,结果却被张阳给拿了过去。

?

张阳背着包往派出所外面走,经过派出所大厅的时候,迎面走过来两名男人,其中一名大约二十六七岁、额头有胎记地男人嚷嚷道,你们干什么?我们是住店的,凭什么抓我们!

?

别啰嗦了,快点走!身边的警察催促着。

?

那男人更加大声的嚷起来,现在是法治社会,不要以为是警察就可以随便抓人!

?

随便抓人?那你们看见我们警察跑什么!周静雯走上前,就站在那两名男人的面前,她凌厉的目光落在额头有胎记男人的脸上。

?

谁知道你们是不是警察啊,一大群人到宾馆里面,我们当然害怕了,还以为是劫匪呢!男人说道。

?

你别给我啰嗦了,那个小王,好好查查他们,看看他们是不是小偷的同伙!周静雯说道。

?

张阳正好走到那男人的面前,他站住了脚步,眼睛扫了一下那男人!

?

刚才和周静雯还振振有词说话的男人突然闭了嘴,眼睛也扫了一眼张阳!

?

张阳迈步向外面走,而那额头有胎记的男人似乎松了一口气。

?

派出所门口停着两辆警车,张阳站在门口,又摸出了一根烟点着了火!周静雯见到张阳站在派出所门口那抽烟的模样,心里面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一股无名火,抬起脚来,对着张阳的屁股就是一脚!

?

别站在派出所门口摆架子,快点走,下次不要让我看见你!

?

张阳吐了一口烟雾,不就是我赚了你五百块钱吗,你也别耿耿与怀了,多给你提供一个消息,刚才那额头有胎记的男人好好问问,说不定有意外发现。

?

你认识他?

?

不认识,但他的右手不是普通人的手,那是一把握过枪的手!张阳抛下这句话,就没有和周静雯多说了,如果到了这个时候,周静雯还不知道,那就只能说周静雯太笨了!

?

玄武湾高档社区有三多:美女多、名车多、名人多。

?

住在这里,本身就是身份的象征!

?

当张阳背着军绿色的背包从出租车下来,要进去的时候,却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下来了!

?

干什么的?

?

来找人的!张阳老老实实回答。

?

找人?门牌多少?

?

保安很警惕,这里可不是普通的小区,住在这里都是有钱人、名人,要是出一点点的事情,他们都承担不起!

?

社区里面到处都是监控,二十四小时全天的巡逻,不留任何的安全隐患。

?

张阳还真不记得门牌号,你等我下,我打一个电话……张阳拿手机给白啸天打电话,保安也是见人说话,虽然张阳的打扮一般,但人家可是来找白啸天的!

?

白啸天是中海市的名人,其名下的中天集团更是涉足多个产业!

?

白啸天一个电话过来,保安对张阳的态度就完全不同了。

?

客客气气的让张阳进到了小区里面。

?

张阳背着包按照门牌号,一直到了C区!

?

在一栋有私家花园的别墅门口停下来,这里就是白啸天家。

?

张阳正要迈步去别墅门口,一辆红色的跑车从后面开了过来,最后紧贴着张阳的身边停了下来。

?

你没看见车吗,不会躲开跑车里,一名留着乌黑秀发的美女将墨镜摘下来,冲着张阳怒目而视。

?

这美女长得很漂亮,天生丽质,有一张精致无暇的面容,让男人看上一眼,就不太容易忘记。

?

皮肤白嫩雪白,吹弹可破。

?

张阳见多很多美女,但他见到面前这美女时,还是感觉眼前一亮,真是一个美人儿!

?

只是这美女的脾气却很不好,张阳也不生气,笑呵呵地说道,看见了!

?

你看见我的车,还不给我躲开,你是故意的吧!

?

恩!

?

张阳只是一点头,那美女当时就被张阳给气得没话可说了。

?

她瞪了张阳一眼,打开了跑车的车门下了车!

?

你到这里干什么?美女问道。

?

我来见我的未婚妻!张阳老实说道。

?

你未婚妻?就在这里?

?

恩!

?

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家吗?

?

白叔叔的,白啸天!

?

那你知道我是谁吗?

?

不知道!张阳真不认识这美女。

?

美女冷哼一声,那我就告诉你,我就是白婉晴,我根本就不认识你,你别在这里坑蒙拐骗了,马上给我走,要不然,我就报警了。

?

你是我的未婚妻?张阳的眼睛在白婉晴的胸口上扫了两眼,轻叹了口气,胸太小了,配不上我啊!

?

白婉晴当时眼睛就瞪大了,没有想到竟然被这样一名看起来和民工一样的人给羞辱了。白婉晴在中海市是绝对的美女,不知道有多少的富家子弟、商界精英,想追白婉晴,白婉晴就是他们的女神!

?

无论是相貌还是身材,都无可挑剔!

?

但现在,却被面前这个男人给说成胸太小了,她白婉晴竟然配不上面前这个男人。

?

白婉晴怎么能不生气。

?

那我倒要听听,像你这样的男人,到底是什么样的极品女人才能配上你?白婉晴讥讽得问道!

?

只要胸比你的大一点点的都行!

?

……你给我马上死一万次!白婉晴娇喝了起来。

?

白婉晴算是见识过面前这个男人的厉害了,差点就被张阳给气昏过后。

?

心里面提醒自己千万不要着了这家伙的道儿,她不理张阳,就要进别墅,但张阳也已经背着他那个包跟在白婉晴的身后面。

?

白婉晴突然站住了脚步,张阳一下子撞到了她的身上。

?

老婆,你干什么停下来?

?

……老婆!白婉晴语调都变了,这到底是一个厚脸皮到什么程度的男人,能厚着脸皮说出这句胡来。

?

虽然你配不上我,但我们毕竟有婚约,我就委屈一点,娶了你吧。

?

如果现在给白婉晴一把刀,白婉晴一定会一刀捅了这个家伙。

?

滚,我再说一遍,你马上给我滚。

?

白婉晴完全不顾她的身份和形象了,变得十分的彪悍,冲着张阳怒吼着。

?

张阳倒好,一点也不生气,慢悠悠地说道,怎么滚?麻烦你给我做一个示范?

?

你找死!

?

就在白婉晴刚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就看见一名高大的男人从院子里面疾步而出!

?

人未到,杀气已到。

?

张阳的眉头一皱,已经感觉到那股杀气,他收起了笑脸,望向正奔过来的男人。

?

二十七八岁的模样,额头有一个刀疤。

?

小姐,有什么吩咐?

?

龙五,你来的正好,把这个疯子给我赶出去。白婉晴娇声道。

?

是!

?

龙五,白家的保镖。

?

龙五一伸手,冷冷说道,请离开!

?

如果我不走呢?

?

那我就扔你出去。龙五话语之中透露着一股寒气,普通人听到龙五那冰冷的话语,就已经害怕了,但张阳却笑了起来,那我倒要见识一下,你是如何把我扔出去的。

?

龙五目光突然一瞪,一股杀气已经散发了出来,他的右手骤然伸出去,如快如鹰爪抓向猎物,只是一瞬间,龙五的手已经到了张阳的胸前。

?

张阳纹丝未动,就在龙五的手要抓到他的衣服拿一瞬间,张阳的右手已经伸了出来。

?

就在电光火石之际,龙五的右手手腕也已经被张阳给握住。张阳的右手如同钢钳一般牢牢得握住龙五的手腕,他轻笑道,有两下子,让我猜的话,你不是特种兵就是……雇佣兵。

?

只是这一句话,龙五的目光之间早已经闪过一道凶光,竟然动了杀意。

?

张阳却在此刻松开了手,淡淡地说道,对你的过去,我没有兴趣,也不打算知道,我是她的未婚夫,仅此而已!

?

未婚夫?

?

是!张阳看了看白婉晴,却看见白婉晴用力一跺脚,那娇艳的嘴唇已经撅了起来,她当然不会承认了,冲着张阳嚷道,你别胡说,我根本就不认识你,怎么可能是我的未婚夫,你就是一个疯子,马上给我滚。

?

龙五又要动手,就在此刻,听到了白啸天的声音传了过来,这是小阳?都已经长得这样大了,我都快不认识了。

?

张阳推开了挡在他面前的龙五,往白啸天那边走了过去,白叔叔,我们才几年没见而已,你怎么可能认不出我,倒是白叔叔你,越来越年轻了,要是在街上的话,我都不敢认你了,太年轻了!

?

马屁精!白婉晴站在旁边听到了张阳这句话,毫不客气得嘟囔着,张阳明明听到了,却装作没有听到,脸不红、心不跳得到了白啸天的面前。

?

白啸天伸出手来,在张阳的肩膀上拍了拍,你总算来了,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女儿婉晴,也是你的未婚妻……

?

白啸天的话还没有说完,白婉晴已经挽着她爸爸的手腕,爸,我又不是他,我不嫁给他!

?

开什么玩笑,这可是早就说好的事情,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,就订下来的婚约!白啸天说道,是你爷爷订下来的,总之,这门婚事没有办法更改!

?

我就是不嫁给他!白婉晴说完,就往别墅里面跑了进去。

?

白啸天把头摇了摇,对于白婉晴这个宝贝女儿,白啸天一点办法也没有,只能对张阳说道,小阳,婉晴都是让我惯出来的,咳,我也是没有办法,她从小就没有母亲,我对她一直都亏欠啊!

?

叔叔,我明白,我感觉她很好的,很有性格!

?

走,进来吧,龙五,帮小阳拿行李!

?

龙五就要过来帮张阳拿行李,但张阳却摆了摆手,我就这一个小背包,也不沉,不用你帮忙了,你叫龙五?

?

龙五没吭声,只是看着张阳!

?

好吧,我就当你承认了,龙五,以后我希望我们会成为朋友而不是对手……张阳似乎已经看出来一些东西了,只是他却没有点破,眼睛看了看龙空,就在那一刻,龙五感觉他的心思已经被张阳完全给看透了,心里面竟然一动,龙五从来都是一个不知道畏惧的人,但张阳看他一眼那一刻,却让龙五心里面有了一抹不安!

?

张阳这人很不简单。

?

张阳又冲着龙五露出了一个笑容来,背着他的包跟在白啸天的身后,走向了别墅。

?

白啸天的别墅是欧式风格,在别墅的院中央,还有一个西方常见的小男孩撒尿的雕塑,水流从小男孩的下身流出来,落在水池里!

?

呼!

?

就在张阳刚刚走进别墅一瞬间,一个东西飞了过来。

?

张阳压根没动,那东西就从张阳的一侧飞了过去,正砸在后面的柱子上!

?

嘭得的一声

?

那东西落在地上,紧跟着又弹了起来。

?

是一个具有弹性的球!

?

白婉晴手里面拿了一个网球球拍,就站在张阳的正前面,她的手里面又握了一个球,冲着张阳冷笑道,想当我未婚夫,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勇气,站在门口别动,让我打十个球,我就承认,要不然,你马上给我离开,以后都不许再提这事情。

?

婉晴,别闹!白啸天说道。

?

白叔叔,没有关系,既然我的未婚妻要玩,那我就陪她玩玩好了!张阳把背包往地上一扔,活动了一下脖子,往那一站,好了,你可以动手了!

?

张阳站在那里不动,眼睛望着对面的白婉晴。

?

这样一下,反倒让白婉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。

?

她哪里想到会遇到这样的家伙,竟然一点也不害怕。白婉晴手里拿着球拍和球,总不能就这样不下手吧。

?

你真的不动?白婉晴那水汪汪的眼眸望向张阳。

?

而张阳的目光正好投过来,俩个人的目光就碰到了一起,白婉晴快速得把目光给挪开了。

?

我说我不动,就一定不会动,你不用担心了!张阳说到这里,忽然又笑了起来,你要是担心的话,这样吧,我把眼睛给闭上。

?

还不等白婉晴说完,张阳已经把眼睛闭上了。

?

这样一来,让白婉晴真得没有选择了,她红润的嘴唇微微一咬,故意加重了语气,说道,我下手很重,打伤你不要怪我。

?

没关系!张阳说道。

?

白婉晴现在真得骑虎难下,本来就是想要吓唬一下张阳也就算了,但没有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子,张阳好像认真了。

?

她又不愿意嫁给这个从未见过的男人,既然这个男人不肯后退,那她就只能把这个男人给吓走。白婉晴已经打定了主意,她手里握着网球拍,冷笑道,我给过你机会,这是你自己不知道把握的,不要怪我!

?

恩,我知道。张阳闭着眼睛,就站在那边,一动不动得!

?

白婉晴见到张阳这样之后,她那红润的嘴唇一咬,已经挥动了球拍,对着张阳打出了一击球!那球飞向张阳,但张阳依旧没有任何的动弹,那球从张阳身边飞了过去,打到了墙上,又弹了回来。

?

张阳还是没有动弹,白婉晴本以为自己在打出这球之后,张阳就已经会动了,但没有想到张阳没有任何要动的意思!

?

混蛋!白婉晴的心里面已经把张阳给骂了一顿,这个家伙是一点也不害怕,白婉晴又嚷了起来,我可告诉你,我这次不会手下留情!

?

恩,没有关系,尽管下手吧,不要怜惜我!

?

扑!

?

白婉晴差点一口口水喷出来,还怜惜他,他以为自己是什么大美女啊,还需要怜惜!白婉晴对眼前这个家伙恨得要命,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,让她遇到了这样的极品家伙,白婉晴说什么都不会和这样家伙结婚的。

?

你给我站好了,我这次肯定不会手下留情。白婉晴把话说得很死,那架势就好像这次真要下狠手!

?

张阳还是站在那边,一点也没有要动的意思!

?

白婉晴手里挥舞着球拍,又打了一个球过来,这次球是从张阳的耳边擦着飞了过去,但张阳还是纹丝未动!

?

不玩了,你是一个傻瓜!这个球打出去,白婉晴自己都被吓了一大跳,她以为这个球会打到张阳的脸上,虽然没有打中,但白婉晴却吓到了!

由于后续尺度太大,微信限制,本次仅连载到此处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
↓?↓?↓?点击下方「阅读原文」,查看火爆全文

Copyright ? 广州帽子价格联盟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