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州帽子价格联盟

假装“台客”的上海人家,“白完”式小炒的终结者!

什锦饼干2018-06-29 05:35:45



@莫直接

上海语境里

这个饭店几只菜弄得蛮清爽的......”?

特指那些夏天里阿姨妈妈不高兴的弄的时候,可以进去叫几只热炒的馆子。


他们站在城乡结合部那些个“白完小排挡“的对立面,寡淡无力,摇摇欲坠

......


我从没有想过长乐路上还有间这个价位的小饭店,人均50不到,在淮海路干道的旁。


要知道,“法租界”现在布满了骗骗浙江人的ins风“网红店”,及一群被“台巴子”养刁了的做面条的本地“拆迁户”,都是一帮恶人,东西难吃,脾气还大。


比如,那个臭名昭着的 老地方面馆,而最早捧红他们的那帮美食公众号,现在都变成“线上麦德龙”了。


一股资产阶级的“腐气”

礼崩乐坏......


还是说回我们“无产阶级”的吃食吧。长乐路上这家小店,名字叫 台湾风味小吃 ,可里头没有任何台湾风味,也不是什么“XX夜市”之上海版,如果一定要说卤肉饭算的话,那就算吧…


总之是间披着台式外衣的上海小炒馆,注意,是上海,不是本帮。


我原本抱着里头一众店员的”宝岛福建口音”的预设,去了三次,三个店长,上海爷叔、上海爷爷、上海阿姨。


我不爱考据,只懂猜测,想他们一定都是邓丽君的歌迷。




首次去

工作日午市,同事提前到了等我,菜都点好了,我还笃悠悠的,想这种小店肯定没人的,吃起来雅兴蛮好。


到门口才晓得,水泄不通。抱着歉意挤进小食堂,同事一左一右护了个凳子给我,自己门前的东西就微微动了一点点。


-噢哟,“领导”,你终于到啦?欢迎欢迎!

一个上海爷叔笑着喊我,头戴一顶棒球帽。


-你两个朋老早就来了,都不吃,说等人,我叫他们先吃,他们不肯,我想大概是区里的领导过来检查工作。搞得我也紧张了......


被他嘲得,也没面孔接下去,只得讨饶。

-没没,不好意思,路上堵了。


-不要紧的,领导忙,理解的,吃点啥?


我刚讲一个“…卤…”字,余文尚未出口,爷叔卤肉饭就端上来了,接着发了一盘青椒豆干肉丝出来。毕了示意我慢用,招呼客人去了。


饭店里外等位的人愈来愈多,闷声不响,匆匆扒饭,卤肉饭咸口,略油,其他暂无印象了。肚子也饿,吃的挺香,五分钟不到,抹嘴起身,位子让了别人。


老爷叔看到点点头,冲我笑笑,意思大概是,小阿弟还是算“拎得清”的。


出门暗暗许愿,下次一定趁人少时候来,认认真真吃......




第二次

双休日10:30到的,赶他们午市第一波,小店鸦雀无声。


是日店长,上了年纪的老伯一位,着老头衫,说普通话,我猜老同志要么眷村流啊。不想点餐时他竟流出一串酥糯沪语...


恩,这次认认真真尝味道。


要了担担面,肉饼蛋、卤味豆干,再加一个青椒豆干炒肉丝。


普通的上海汤头面,加了卤肉,就叫台式担担面了,也是无语,不过面条还不错的,很清爽。


肉饼蛋好吃的,当中咸蛋黄咸度喜人,配合了周遭平衡的肉酱鲜,和传统伤害人家里比,就是黄酒少放了些,下饭可以。


青椒豆干炒肉丝,说好听些叫味道平衡,说有瑕疵的话就是缺股力道,镬气有的,但调味上缺股力道。还是那句话,清清爽爽。


卤豆干,原本以为真正台味,吃下来就是上海茶叶蛋旁边豆腐干切丝的滋味,也是... 叫人困扰啊,哈哈。


老头儿见我带了相机,问是莱卡伐?


我讲不是。


他兀自自言自语,莱卡好!冲我举了举大拇指!


吃的还可以,就是面条鸡肋了些,差不多摸清路数了,这家店就是小炒加米饭,“桑活”要清爽!下次来!


带着副残念,去隔壁花园饭店吃咖啡去了。




第三次

工作日晚饭时段去的,店里人倒不多。


这次换了上海阿姨值班,进门的时候在那边收桌子,看到我,立马打招呼。


有备而来的,要了黄瓜炒鸡心、青椒炒猪肝、蒸蛋、加碗米饭,看我要两个热炒,阿姨再三确认。


等菜的时候,厨房传来帮厨的“唱山歌”的声响,阴阳顿挫,深渊悠长,好像一首《死了都要爱》!


众食客笑笑,店长的嘴角也微微上扬,店员大概快下班了,心情好,再作的高歌。


上菜,黄瓜炒鸡心好吃,黄瓜百搭,生吃当水果,起油锅一炒,倒是很吸荤鲜的一道热蔬,和荤菜起卤,滋味颇佳,特别夏日没胃口的时候,来得下饭。


炒猪肝就这样,还是老样子,镬气在,少力道,很清爽。


两只炒菜配碗米饭,很快见底。配盅清爽的蒸蛋,落胃舒服!!


正欲买单,冲进一个送外卖的,咋咋呼呼,替客人点好菜,也不打招呼,自说自话一屁股坐下来玩手机了。


阿姨微微白了一眼,不露声色。


外卖小哥变本加厉,头也不抬,丢来一句。

-老板,买单有折扣不!


阿姨摒不牢了,面露愠色

-什么?折扣,搞撒?生意做到现在,这个词从来没有人跟我讲过的。


小哥抬头看看,被吓退了,不作声。

紧接着后面就是不停催单!


上海阿姨倒不急了

-我知道你们的呀,时间就是金钱,但菜是炒出来的呀,又变不出来的,急也白急。


讲毕,转头继续跟小姐妹语音聊天了。


她背后的空气里,弥着浓浓五个字:

-硬盘...拎不清...?


我暗暗叫好!




Copyright ? 广州帽子价格联盟@2017